一路寻访 一路感动

文章正文
2019-08-23 22:19

  再走长征路,我们一路采访记录,一路冲动。

  “桦柴劈成碌碡棋,赤军叫我当主席。豁出人头手里提,你能把爷啊么呢?”(啊么呢,岷县方言,意为“怎么办”)面对敌手的砍刀,原岷县西川区苏维埃当令主席张有才高唱“花儿”,慷慨赴死。

  1936年9月,红四方面军在岷县创立了中共甘肃省工委和省苏维埃当令,并成立了县、区、乡、村30多个处所政权,张有才任西川区苏维埃当令主席。

  上任后,张有才四处奔走,积极为赤军筹粮筹款,还组建了西川区农民游击队。红四方面军分开岷县北上后,百姓党军疯狂清乡反攻,张有才不幸被捕,被敌手杀害。

  “五爷爷归天后,百姓党军不让入殓。厥后我大爷爷趁着天黑,用草席裹了他的身子,又费钱请了个乞丐资助,五爷爷才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。”张有才的侄孙子张生昌汇报记者,为了不引起注意,张有才被埋在二郎山脚下的一处荒滩上。岁月流转,其具体位置如今已不行考。

  在会宁县中川镇大墩梁村,赤军烈士怀念碑巍峨矗立。离怀念碑不远,苍松翠柏掩映之中,赤军烈士之墓庄严肃穆。1936年10月23日,赤军在既无树木遮蔽,也无沟堑可躲的大墩梁上,惨遭敌机轰炸,800多名赤军将士壮烈牺牲。

  大墩梁村村民何孝祖说,烈士墓墓碑处当年是一口枯井。战斗事后,由于牺牲的赤军将士太多,烈士遗体无法一一清理,有许多当代掩埋在牺牲的山坡上。

  如今的大墩梁,绿树遍野,朝气盎然。在烈士怀念碑前的台阶上,一株株鲜红的七瓣花辉煌灿烂盛放。

  再走长征路,烈士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以及老黎民稳定的拥军之情,将永远鼓励着我们不绝前行。

  版式设计:张丹峰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8月20日 17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